美国老兵重返越南以治愈战争的创伤

20:38 2020/09/05

越南战争结束45年后,许多美国老兵已重返越南这个S形国家,希望能补偿、治愈他们在战争中为该地所创造的痛苦。

美国老兵重返越南以治愈战争的创伤
美国和平志愿者协会各成员看望慰问一所受橙剂影响儿童照顾中心。(图: 《人民军队报》)

越南——第二家乡

曾经于1968年参加在越南的战争,戴维•爱德华•克拉克(David Edward Clark)老兵比任何人更了解战争的酷烈。回去美国后,对战争的阴影仍折磨着他。克拉克经常做噩梦,只有醉酒时他才能摆脱战争的阴影。

2007年,克拉克决定面对自己的恐惧。他返回越南岘港市五行山,这是他当时单位与越南军队之间的界线。这是他第一次爬到了山顶。他回顾:“在山顶,我感受到一种之前从未有过的安宁。不再有炸弹,不再有战斗,不再有战斗机在头上飞过。那时我才觉得战争结束了。”

从2010年起,克拉克决定留在岘港。从此,越南成为他的第二家乡,他相信这是世界最安宁和美丽之地。不管美军在过去为越南创造的痛苦,克拉克仍然受到岘港人民的欢迎。

几年后,他与一位越南人结婚。通过他老婆,克拉克已参加美国和平志愿者协会(VFP)。对克拉克来说,参加该协会具有重要意义,他想借此机会与越南橙剂受害者分享困难并为战后遗留炸弹和爆炸物扫雷工作提供帮助。

找到安宁

自1975年4月30日以来已经过去了几十年,许多美国老兵仍然不清楚他们为何参加在越南的毫无意义战争。美国70岁老兵理查德•帕克(Richard Parker)表示,越战后他失去了理智,20年来他过着酗酒、吸毒的生活。越战中毁灭和死亡的记忆一直困扰着他。他说:“我过去严重被洗脑,在奔赴战场前,我就很想去杀越共。不过当我离开越南的时候,我喜欢上了那里的人们。他们有多危险?他们只想种稻和生儿而已。”

多年来帕克患有严重创伤后遗症,这种疾病已使数万人自杀。对帕克来说,结束这种痛苦的唯一办法是重返越南。帕克谈到他重返越南时的美丽记忆:“在这里我或多或少找到了安宁。有时我还去以前的战场看看,当年混乱不堪,残垣断壁,如今生机勃勃,充满希望。”

纠正错误

另一位老兵拉里•维特尔(Larry Vetter)在“越战之子”网站工作,这个网站的宗旨是向人们介绍越战的影响。在这位73岁老兵的宽敞房子里,沙发上方有一幅结婚照——2016年夏天,维特尔跟他的越南女友段霞结婚。

2012年11月,维特尔回到岘港,原来打算只呆3个月,帮助一个家庭照顾两个因橙剂而患病的男孩。橙剂是美军用来灭除树丛灌木的化学除草剂,时至今日仍然会让几代越南人罹患癌症和畸形。3个月之后让维特尔留下来的还有一份负罪感。他认为纠正他对越南犯的错误是他的责任。他说:“我们在这里做了很多愚蠢的事情”。

据BBC的统计数据,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有数万名美国老兵重返越南,诸多人已决定留在这个S形国家,在这里,通过化解和克服战争遗留后果的努力,他们找到了治愈心理创伤的药方。

(来源:越南人民军队报)
;

同类别新闻

反馈
全名 :
电子邮箱 :
内容 :
   
 
 
 
 
   
Mobile
TieuDe
安全码 :  
发送
  Hiển thị    kết quả / trang
Không tìm thấy bản ghi nào
Sc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