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渔民同行的500个小时:风雨如磐的旅程(第1期)

23:55 2020/09/13

我曾经与广义省坪山县坪洲社丁辛村渔民共度一场风雨如磐的旅程,到离陆地1000公里的东海中沙海域。在海上漂浮的500个小时内,我看见了海洋给人类颁发的大方慈爱,同时也感受到海洋的怒气和残忍。

与渔民同行的500个小时:风雨如磐的旅程(第1期)
风雨如磐的旅程\

我曾经与广义省坪山县坪洲社丁辛村渔民共度一场风雨如磐的旅程,到离陆地1000公里的东海中沙海域。在海上漂浮的500个小时内,我看见了海洋给人类颁发的大方慈爱,同时也感受到海洋的怒气和残忍。

错过的旅程          

坪洲社副主任阮文雄和地方渔业协会会长阮文思陪我到QNg09360船船长陈论的家。听这两位尽力说服后,老论才说:“让我问一下同伴的意见,他们同意我才可以允许他一起去。”

QNg09360船慢慢寻找到沙奇海口,不到几百米又停下,老论带我到边防部队检查站报告。沙奇检查站站长检查我的身份证明后惊讶说:“您是我国第一个记者要求跟渔船到遥远的中沙”。站长向上司报告,然后坚决不让我跟渔船一起去:“您想去的话,要有广义省边防警卫队总部的允许,这样我们才能让你去。渔民在海上死亡的很多,被外国船逮捕的也不少,如果您陷入这两种情况,沙奇站的责任是不可避免。”

错过了这一旅程,几天后我几天后我收到坏消息:老论的船遇难,船上的6个渔民均被某个渔船救了,但是老伦的船还是无踪无迹。

上厕所也要。。。。。。报告

看完刚由边防部队盖章的文件,又有地方政府亲自介绍,QNg05985船船长阮文六说:“我们一出生就看到海,这一生三分之二都活在海上,但每次到中沙都破胆惊魂。四天四夜,每一份都因惊涛骇浪而提心吊胆,记者您可受得了吗?”

检查旅程的装设备和用品后,阿六插钥匙开船,并跟我说:“船上8个人,都是亲人。有事就要跟别人说,上厕所就跟任何人说就行,这是必须的。”指着大家一般较为钓鱼王阮文正,阿六说:“没有大家,他早就死了。到中沙路上,被浪掉进海里。”阿正笑:“那天是避风暴五个月后的第一旅程。地二夜我还没习惯,睡醒上厕所,站着的时候,大浪突然来,把我拉到海里。幸亏有阿来发现,开船会来找我。我要在海上游了两个小时,大家才找到我,否则就没命了。”船上的8个人,就有4个曾经落进海里了。

25年前李山岛渔人发现中沙海域。当时渔人只有罗盘,没有现代设备。渔船功率小,往着东方,一个星期后一看见下面有黑黝黝石头就抛锚放开网,哪里都有渔,不像现在付出那么多工夫。

刚发现时,这海域充满渔,外国船也很少出现。但现在渔越来越少,外国船到这地区捕鱼越来越多,渔民的生活也变得越来越艰难。

阿六望着日出的方向,说:“那么远,那么艰苦, 但我们渔民也没有其他选择。要往前进一步又一步寻找渔,尽管知道去得越远,危险就越多。”

(玉英 编译)
;

同类别新闻

反馈
全名 :
电子邮箱 :
内容 :
   
 
 
 
 
   
Mobile
TieuDe
安全码 :  
发送
  Hiển thị    kết quả / trang
Không tìm thấy bản ghi nào
Sc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