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东海上的违法行为:多大危险、如何警惕?

13:20 2020/05/20

(时代报)2020年初以来,当人类竭尽全力地对抗无形无相、危险莫测的新冠肺炎病毒时,中国依然如故地采取多项行动,导致东海局势更加紧张、复杂多变。

中国在东海上的违法行为:多大危险、如何警惕?
2014年的卫星照片显示中国在越南岛礁上的违法行为(图:CSIS/AMTI )

1. 无理和非法 

中国大批出动渔船和民兵船包围威胁(目前由菲律宾占据)的越南长沙群岛市四岛周围。

公布其在越南长沙群岛苏比和十字两岛上非法设立的两个科研站的业务活动。在东海上进行反潜艇军事战演习。

大批出动渔船和海警船违犯印度尼西亚纳图纳岛北方海域。

高调宣传捏造称“越南渔船进入中国海域,东海又发生冲突,越南海警船挑衅中国驱逐舰”等。

值得注意的是,近日中国公布在越南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成立各个郡级县级的行政单位决定,将海洋地质八号船航行到东海南方,进入越南专属经济区,而目前仍在马来西亚、文莱、印度尼西亚等国的专属经济区外徘徊。 

中国颁布在越南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成立行政单位决定一事是他们很久以来的企图,并在1974年以武力占据越南黄沙群岛、1988年占据越南长沙群岛一些岛屿后更加推进。他们想将行政、民事等举措来掩盖所采取的武力行为。从上世纪90年代,完成军事占据之后中国已经建立了行政单位。2012年中国宣布建立所谓“三沙市”以“管理”所谓南沙(其实是越南长沙群岛),西沙(其实是越南黄沙群岛)和中沙(Macclesfield)。2017年9月,中国推出“四沙声索”的新招,要求对上述的三组岛和东沙(即现由台湾管理的Pratas群岛)享有专属经济区权利。

上述是中国在东海上的一些代表性行为。对于中国上述每一行为,我们都向他们发公函强烈反对。这次他们公布批准成立郡级行政单位的决定,提升行政级别以代表中国政府“管理”越南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

中国从来一直宣称他们对两座群岛拥有“历使主权” ,高调称他们拥有历史资料表明中国人在公元前发现,开发,管理了黄沙和长沙。但实际上他们从来没有拿出来任何法律证据证明中国之前曾经在这两群岛上建立过行政管理机构。

目前中国拥有的资料、地图显示中国最南端是海南岛。没有对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的主权,中国宣布成立行政单位以治理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是非法的,毫无法律价值的。
东海上的中国海警船(图:AP)

2. 中国的非法行为有多大危险?

在上述所说的新冠肺炎病疫(Covid-19)爆发时间中在东海演出的行为也许是中国为了疫情过后展开一个进入东海南方战役计划进行的舆论准备。具体是: 

其一,捏造并巩固法律依据以为中国预计在一个新的进攻战役所采取的行为掩盖、诡辩。根据国际和区域局势演变以及有关国家的实力和立场,其也许是“软”的攻击箭头或是“硬”的攻击箭头。

其二,打探国际和地区共同体的反应,尤其是美国、俄罗斯、西欧各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大国的反应。

其三,为了实施传统谋略排兵布阵,如用“浑水摸鱼”之计,采取措施让国际和地区共同体发生矛盾、破坏对方的团结力量等以便于自己的行动; 或许用“声东击西”之计,在东海南方海域喧哗骚扰而突袭其他海域等。
 
其四,在属于东海各国主权的海域和大陆架,甚至在由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管理的长沙群岛海底地理实体上造出“木已成舟”的局势,从而迫使其他国家接受“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其实是无有为有,将没有争议地区变为有争议的地区的主张。
 
3. 提高警惕

中国在未来一段时间,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过后很有可能展开如下一些事项: 

其一,用武力占据更多地理实体或在长沙群岛乃至东海区域各国的专属经济区及大陆架捏造“木已成舟”的局面,旨在将“九段 ”线声索合理化,迫使各国接受其非理的主张。

其二,继续在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建设挂民事牌的军事基地,如灯塔、海洋经济研究站等,不仅服务于国防目的,还便于实现政治、经济、法律等目的,如:贿赂、造谣欺骗舆论,掩盖自己的非法行为并张扬自己的活动是合情合理的,出于人道主义的目的以及为社会共同体的生活;
 
继续捏造证据证明他们已经占据的地理实体是适合于人类居住生活的,有独立的经济生活,所以拥有相毗邻海域声索200海里大的专属经济区的权利;基于“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妙招,想方设法插一脚东海各国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内开拓海洋资源“我有份儿”并挤出在与所在国家合作的公司;编造事故,继续浑水摸鱼;使商业和生产环境变得不良,弱化地区各国的经济体以便操纵,迫使各国无论政治、经济、国防都依赖于中国。

越南有充分的法律依据证明越南对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拥有主权。越南是主权国家,是不受其他国家干预或限制,独立自主地处理国内和国际事务的国家。越南具有固定领土、一定的居民、一定的政权组织形式、行政区域、单位划分及合并。自封建制度的远古时代起,阮主(Chúa Nguyễn)在由阮朝管理的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建立了行政单位。在殖民地时期,法国也对黄沙和长沙两座群岛拥有主权。1938年保大王帝决定将黄沙群岛从广义省省区划分为承天省行政单位。

全国统一后,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决定建立行政单位。在1982年建立了黄沙县和长沙县,目前是岘港市的黄沙和庆和省的长沙,然后继续建立基层行政单位。
(玉英 编译)
;

同类别新闻

反馈
全名 :
电子邮箱 :
内容 :
   
 
 
 
 
   
Mobile
TieuDe
安全码 :  
发送
  Hiển thị    kết quả / trang
Không tìm thấy bản ghi nào
Scro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