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成为一个海洋强国、靠海致富的越南:越南海洋岛屿主权——史料明确记载(第一篇)

15:43 2019/08/15

作为海洋沿岸国家,越南管辖海域面积多达约100万平方公里,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地处国际航运的“咽喉”要道,在越南国防安全和经济发展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越南海域是越南与各国通往地区和世界各国的通道。因此,维护国家主权,保护民族利益,维护东海和平稳定与合作发展环境的问题变得十分迫切。

阮朝木板

越共十二届中央委员会第八次会议通过了关于《2030年及2045年愿景越南海洋经济可持续发展战略》的第36/NQ-TW号决议,强调了海洋是祖国神圣领土主权的组成部分,是生存空间、国际交往窗口、与越南建设和保卫祖国的事业密切相关。越南必须成为海洋强国、靠海致富、可持续发展、繁荣、安全的国家。越通社仅向读者介绍由五篇文章组成的题为“致力成为一个海洋强国、靠海致富的越南”的一组文章。

第一篇文章:越南海洋岛屿主权——史料明确记载

越南地处东南亚地区的印度支那半岛,东面和南面濒临东海。东海地处陆地边缘区,属于太平洋,面积约350万平方公里,是世界第四大海。自古以来,越南人之所以一直称为东海,是因为东海位于 越南的东边。越南海岸线占东海周长的35%,大小岛屿多达1000个。其中,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是最大且拥有最重要战略地位的两个群岛。

*从阮朝木本……

越南国土呈S形,从广宁省至坚江省共有28个省市濒临大海。每100平方公里就有1公里海岸线(世界平均水平为每600公里/1公里海岸线),大小岛屿多达4000个,其中海防市的吉海、吉婆、白龙尾,广治省的草州岛,岘港市的黄沙群岛,庆和省长沙群岛,广义省李山岛,平顺省富贵岛、巴地头顿省昆仑岛、坚江省富国岛等的岛屿在越南国家发展战略中具有重要地位。

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位于东海的中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航运通道之一。很久以前,前往黄沙和长沙群岛捕捞珍贵海产、捡拾海物舶货等已成为越南人多个世纪以来的平常工作。越南的诸多古代汉南资料和文献、中国古代书籍以及英国、法国、荷兰、葡萄牙等西方国家地图和实地考察资料有明确记载。包括海外越南人在内的越南学者和国际学者已开展科研工作,证明越南对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拥有主权。

越南史册多次提及这些群岛,视其为越南领土和领海不可分割的部分,诸如黎贵惇的《抚边杂录》、杜伯的《纂集天南四至路图书》、潘辉注的《历朝宪章类志》以及《大南实录》、《大南一统志》、《国朝正编撮要》、《大南舆地志》等阮朝国史馆编纂的国史书和地志。特别是,在越南国家文书—档案局储藏的正本资料和世界资料遗产也明确记载不同时期的越南政府确立和行使主权的过程。

阮朝给后代留下了有关扩大国土面积,确立和行使越南对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主权的许多资料,其中包括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认为世界记忆文献遗产的木刻印刷雕版和朱本。从阮皇至阮福淳等历代阮主(1558~1777年),《大南实录前边》第10册第25片如此描写黄沙: 广义平山县安永社海外有沙洲,一百三十余所,相去或一日程或数更许,延袤不知其几千里,俗称万里长沙,州上有井,甘泉出焉,所产有海参、玳瑁、文螺、龟鳖等物。国初置黄沙队七十人,以安永社民充之,岁以三月乘船往,三日夜低其处,采取货物,以八月回纳。又有北海队,募平顾四政村或景阳社人充之,令驾小船往北海、昆仑等处采取货物,亦由黄沙队兼管。

《大南一统志》记述,黄沙岛位于广义省的东面,连沧海以为城池。黄沙岛位于李岛东部。从沙歧乘船,黄沙岛“在李岛之东,自沙圻海岛放洋,顺风三四日夜可至”。

越南国家文书与档案局局长邓青松表示,在阮主历代朝廷下成立的黄沙队是越南对黄沙群岛确立和行使主权的独特且富有创造性的方式。黄沙队乘船前往万里黄沙捡拾货物和捕捞珍贵海产的活动已成为每年8月的常规活动。

到阮朝时期,阮映于1802年登基,定年号为嘉隆,重新设立了黄沙队。《大南实录》正编第一纪记载:贵亥年——嘉龙第二年(1803),7月以该奇武文富为沙歧守御,招募外籍人成立黄沙队。

特别是,嘉隆皇帝于1816年准插立旗于岛上。朱板已明确记载了阮朝历代皇帝一直关心在东海尤其是黄沙群岛、长沙群岛和昆仑岛、富国岛确立和行使主权一事。阮朝连续派人前往黄沙进行实地考察、树立界碑、绘制地图,对在黄沙和长沙海域遇难的越南船舶和各国船舶进行救护,同时对前往黄沙和长沙执行公务的人员采取赏罚政策。

《大南实录》正编第二纪木板写道,丙申年,命名第17年(1836)冬天12月,英吉利商船在航经黄沙时搁浅,90人乘舢舨船前往平定海岸。皇帝获悉后下发诏谕命令当地官员给他们提供住宿,并且发放钱币和大米,然后又派翻译侍卫前来翻译。他们一一磕头长跪表示谢意。

*……到安南大国画图

除了在国内找到的历史资料之外,西方国家诸多地图也明确体现出越南对黄沙群岛和长沙群岛的主权。其中十九世纪印刷的《安南大国画图》是证明越南对黄沙的主权的其中一个,该张地图尺寸为84x45厘米,是Dictionarium latino-anamiticium(拉丁-安南词典)的附录,由Oriental Lith. Press于1838年在印度Calcutta出版。该词典的作者为命名时期(1820~1841)南圻宗座署理jean Louis Taberd(1794~1840)。1838年,jean Louis Taberd绘制了该地图,上面有东海一群岛屿,并以拉丁字母标注“Paracel ser Cát Vàng”,意思就是“Paracel 或‘金沙’”。该地图的正版目前在法国巴黎Richelieu国家图书馆储存。

在1837年于加尔各答出版的The Journal of the Asiatic Society of Bengal上刊登的“南圻地理纪录”文章中,塔伯尔特(Jean-Louis Taberd)主教写道:“我们只想请你注意到这个事实,即34年多来,越南人所称为黄沙(Cát Vàng)群岛——Paracel群岛包括许多小岛屿、珊瑚礁与沙滩交织在一起,已经被塘中  (Đàng Trong:指的是郑阮纷争时期阮主治下的领土)越南人占领。皇帝嘉隆于1816年派人在这些礁石上插上国旗,正式宣示主权,肯定不会有人与其争夺。”

《安南大国画图》上写的“Paracel seu Cát Vàng”以及塔伯尔特主教文章中的解释就是越南对黄沙群岛的主权的证据。

此前,荷兰制图家洪第乌斯(Jodocus Hondius)于1613年绘制的地图上显示,黄沙群岛包括越南北部湾以南到越南南部海域上所有岛屿,昆

岛(Pulo Condor)和富国岛(Pulo Cici)等岛屿被单独绘制。

作者约翰•克拉夫德(John Crawfurd)于1830年在英国伦敦出版的的《Journal of an Embassy from the Governor-general of India to the Courts of Siam and Cochin China》中写道:“1816年,Cochin China(*)的皇帝占领了无人居住的一个群岛包括诸多岛礁、沙滩等,地形十分险峻,称为Paracel。因此,皇帝在该群岛宣示主权,几乎没有争端。”

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主权是不可争辩的。原法国民主律师协会主席法国德尼·狄德罗-巴黎第七大学教授莫尼克•切米勒(Monique Chemillier-Gendreau)的研究结果显示,越南对两个群岛的主权有明确的证据。1951年9月4日至8日召开的旧金山会议上,越南代表团向在座的51个国家代表再次宣布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主权。上述宣布被记录在会议纪要中,其中并未遇到与会代表做出的保留或任何反对意见。

;

同类别新闻

反馈
全名 :
电子邮箱 :
内容 :
   
 
 
 
 
   
Mobile
TieuDe
安全码 :  
发送
  Hiển thị    kết quả / trang
Không tìm thấy bản ghi nào
Scroll